记高中至今十周年(更新)

题记:十年的日子白驹过隙
一转眼,时间过得真快,初中毕业十年了,高中到现在也十年了,现在已经不甚记得初中的事情了,高中仍历历在目。
2005年的秋天,我记得那时候我是八月三十一日去的学校,因为九月一号据说要开学。
我和父亲,还有小叔,在实验初中部楼下,那里摆着横幅,还由一张桌子,应该还有一个老师,可能是魏老师。
报道完毕之后,偶然间看到村里的牛惠泽,高中的同学们都叫牛,我也偶尔这么跟着喊,毕竟想着也是一个村的。
我们村我俩是同校的。
第二天,知晓自己分配在59班后,找了半天才看到,原来在二楼,一共六个班,都在这里。
三楼是高三的同学。
我是坐在靠教室堵墙,靠近廊道倒数第三排,同桌为张晓玲,后面坐着王媛,陈云飞同学也在不远处。
班主任当然是高江帆老师啊。
个子不高,字写的流弊,文采流弊,帅气火燎的。
印象最深的是物理老师杨爱芳,高挑美女,有天晚上,夏天,穿着红色的上衣,黑色的短裙。
大家都在自习。
两个同学挺牛逼,一个应该叫尚元帅,一个记不清了,名字有个强,他俩关系应该蛮不错。
我的人生第一个16级太阳QQ号还是元帅给的,另一个是村里崔浩同志给的。
偷偷的说物理老师长得太美。
长得太美啊,我不敢看。
反正有几次我还在水利局这里见到过。
记得和刘东同学在这个地下室睡过觉。
我那时候头发不洗,一个月只有在理发的时候才洗头。
因为我一直以为光刷牙就好了,洗头应该就是一月一次。
所以长长的乱哄哄的头发,当时就是那样子上课的。
我说历史老师怎么扇了我一巴掌,可能是我太邋遢,实际原因是上历史课打瞌睡。
高一的生活啊,我记得班里有个姓李的,总是和大家借钱,只借一块,因为不用还了。
有一次郭浩然同学拿粉笔,任性了一点,砸到了别人。
有个人就是张帅帅同学呦。
差点打起来,最后好像又是李姓同学说了不知道什么,就此算了。
后来分宿舍了。
我们十几个人在一块,十四号宿舍。
这是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虽然它是地下室。
进宿舍门,老肥睡在这里,当然他是后来搬进来的,一开始是张强,上铺是飞哥,接着是我,我下面是天龙,中间四个人,靠近我上面是志刚,下面是郭鹏,那边上面是张巍,下面是老原,最靠墙,也靠近唯一的一个窗户,靠窗户上面是焦余,隔着是刘东,下面是小砖,焦余下面是饼干同学。
深夜里,佳星同学要打砖同学,大家惊讶之极。
可惜,有一次打篮球,砖同学小腿骨裂,疼的哇哇叫,一晚上没睡。
当时大家都不懂,想着忍一晚上第二天就好。
第二天没有好,第三天也没好。
日次稀松平常。
分了文理科,我和焦余到了文辅班,志刚和张巍、小东老肥到了58,砖、浩然、天龙、老原到了55,佳星在60,张强在59,飞哥在57。
记得志刚和隔壁宿舍的一个长刘海的,发生口角,应该不是根号同学,决定在操场一决雌雄,也不了了之了。
张巍同学的篮球啊,常常谈起科比,麦迪,堪比,小厮等等。
张强的同桌司亚楠啊。
天龙和我说的妹纸高一那三个人啊,人家孩子都有了,你知道否,龙同学。
浩然同学,砖,老原,我,一块翻墙通宵的日子,挤在一张床上睡觉的日子。
飞哥啊,小东啊。。。
文辅班,我还记得割腕的王静磊同学。
坐在最后,和我挨着。
他前面时常坐着张帅帅同学,我前面是王晓洁。
张帅帅啊,经常买很多东西,记忆犹新的是栗子,和老北京糖葫芦,和冬天一件暗黄色大衣,里面毛毛的。
有次我生日,还送我一个钥匙扣。
所以我有一首诗,名字就叫钥匙扣。
还有李晓娟,某人,56班给我过生日啊。
作为经常换,反正我从来没有过同桌。
焦余同学的努力大家有目共睹,我等佩服之极啊。
坐在前面的宗浩同学,第二排,学习挺浪,比肩郭井然。
记忆犹新的土豪金罐装夏普赛尔黄梨汁。
还有,浩哥同学亲口讲述,穿着棕红色西装,路过初中部。
“老师好。”
这是新来的王老师,长居于文辅班,高二,年龄不详,工作经验不详。
把当时的我逗乐了。
唯一有过短暂的同桌,坤宁同学啊。。。
可惜没多久就转校了。
有一次,我在教室瞎胡聊天,坤宁同学打电话在学校对面的小街上。
我立马跑着去了,只见他骑着自行车,公路车,轮胎那个细啊,我不会骑。
重要是漏了一个刘雅静啊。
一块四个人在物贸烧烤店吃 烤羊腿,大饼,那个羊腿啊,真硬,大饼真不错。
在物贸饭店吃饭,喝啤酒。
还有非要给我十五块钱,买我一本书的常娟。
还有很多很多。。。
总是充斥着一股气味的12-13宿舍 ,悠然记得宿舍楼道墙角处,不知道是谁很喜欢将盛满尿液的矿泉水瓶子扔在那,搞得宿舍管理员大发雷霆,刚下宿舍楼梯应该是10号宿舍,许凯、牛好像住在这里,子厚是不是也在这个宿舍?这个宿舍好像当时有羽毛球拍,乒乓球拍。
对于申子厚同学呀,唯一的印象就是体育杠杠的,总有一股身影在操场。
我连59班班长是谁都忘记了,翻开长长的毕业照片,绝大部分都不认识。
文辅班班长任史思,有一次在55班门口,天龙和说,任班长的QQ灰常好记,至今记忆犹新,303080805,我好想还专门问过,如此靓丽的QQ号的来源问题。
还记得文辅班和其他班的篮球比赛,狗屎都不会的我,还上场瞎胡扔了几个球。
艰巨战的最后,靠的还是八蛋啊。
有次周五下午下课,班主任赵老师把我们都留下了,说是有人在百度贴吧恶搞,传到了年级主任姚老板那里。
很生气,很愤怒。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图文并茂的写了一大堆,什么人模狗样,俺们这更穷:吃饭基本靠党,穿衣基本靠纺,娶妻基本靠想,用钱基本靠抢,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取暖基本靠抖。甚是搞笑,最厉害的不知是谁,将赵老师P成了狗的样子。
最后的最后,贾世豪站出来,说:“谁干的自己去说出来。”
没人响应啊,最后他自己去说了,承认是自己干的。
有担当的男人,应该不是他做的。
上课时间清一色的躲在高高的书本后面睡大觉,传纸条。
《我的雪人》这本小说作者,听王盈盈说,就住在她家门口。
萌芽杂志在当时很是很火的。
还有被砍伤的60班同学。
美丽的董芳老师啊,我也记得呢。
有一次和王宗浩同志去食堂二楼吃午饭,宗浩同学吃不下去啊,当然我也咽不下去。
是在太难吃了,一碗大米,稀稀拉拉的白菜,还有铁丝虫子泡在里面。
所以我总是和天龙在外面或者小食堂吃饭。
下午就在学校对面一个小吃店,吃煮方便面或者烧饼,配辣条。
那时候,一块钱都计较的很清楚,一顿早饭都记得是谁欠我不还。
能喝能抽的泽亚老大啊。
头一次见到崔晓明同学,还是在刘东和张莲莲同学的引荐下认识的。
嗯,张巍和原芳的爱情故事啊,在这里已经开始了漫长的爱情长跑,多不容易,多少在这时期开始的爱情都曲终人散了,董少飞和张鋆,也时常听文辅班的同志们提起。壮壮和司宇翔?砖和张青?
那时候的冲帅同志,多能笑。
还有李东,挺有趣的。
还有劈下去普通版的张玉鑫,莎莎同学。
我还记得啊,张敏笑搞丢了我的手表,还有可爱的毕老师,也是篮球健将啊。
后来听说有过文辅班聚会,可惜我没有去。
55班啊,真没印象啊,只是听说诸多猛人都在此列,56班,美女聚集的地方?也没听说啊,好像记起一个叫杨柳的姑娘,超级瘦,都说不到80斤,就是不知道真假,还有个女同学,忘记叫什么名字了,据说也很放得开。57班啊,神级的存在呦,全校第一就在这里啊,前三名听说名字都带琪字?郭亚琪?蔡佳琪?忘记了,完全没印象,只是知晓有个女孩不幸去世了,一中好多校友还去了,阿门,愿主的荣光照耀你,天堂没有疾病,该本的数学老师,流弊的不行,听说可以记得课本哪一道题在第几页,神乎其神,小明同学啊,你在这里。58班,班长我有印象,好像和小东可以?戴个眼镜,斯斯文文的,3000米运动大将就在58班啊,张萌丽同学啊,我印象挺深刻。59班,自从上了文辅班,在没有进过59班了就,也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几个人,司亚楠啊、赵东翔啊、赵晨曦啊、张晓玲啊、张笑笑、姚笑笑啊、毕强毕老师啊、都忘记差不多。60班,郭姗妹纸啊,唯一认识的一个60班同志,还是在张巍等人的基础上认识的,可惜了60班已经去世的某位同学,天堂是美好的,安息吧。
夏天的时候,教学楼顶楼,是可以通过58班旁边的楼道直接上去的,以前是不上锁的,随意。
有天晚上,天气很热啊,不知道天龙同学什么地方搞来的一个望远镜,于是乎我们就上了天台,那真是凉爽啊,对面是一栋楼,可能是教育局的家属楼?也有可能是军分区的吧。
望远镜好像看见了一个人,坐在窗户边,拿着一个扇子,我当时觉得应该是一个妹纸或者少妇,大家都死劲的看啊,我甚是觉得城里就是开放,连谈恋爱,开房间等等都是上了实验以后才知道的。
现在想想,通有意思呢。
还记得和老原,砖,郭鹏一块去澳都六楼通宵,听郭浩然说便宜环境好啊,才六七块钱,于是就去了,早上在随着大家一块上学时候回来。
所以啊,我总是一睡觉直接就从八点多睡到了中午放学,打呼噜声连老师都没有叫醒我,可能是觉得我已经无可救药了吧,当时文辅班的同学和我说,我还不相信呢,我有那么龌龊吗?呼噜声惊天动地吗?
天晓得是怎么回事,天天上课瞌睡的一塌糊涂。
有次学校运动会,班级里是王盈盈同志安排大家的岗位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男人们都是拿旗杆的,就我、坤宁、王浩是拿铁铲翻跳远沙跳的坑呢,我当时很愤怒啊,和我们三关系不好干活都不一样啊,壮壮八蛋他们关系好的,都是那旗杆不用下地的。
现在想想,这都是赤裸裸的生活啊,直面惨淡的人生,方能勇往直前。
常常在我们宿舍,中午的时候看见天龙和和臻,和老板躺在郭鹏床上,甚是遐意啊。
都一次见泽亚抽烟,就是在我们宿舍,泽亚坐在飞哥床上,上晚自习之前,以前啊,坐在商铺,两腿耷拉在横杠前,很有趣的。
我也抽了一根烟,当时,觉得抽烟是很牛逼的一件事情,跟着某位老大爷是很棒的事情,认识几个社会上的混混更是不得了,觉得在实验乃至周边学校都是抗霸一样的日闪。
你看现在,有的人已经结婚生子,有的还在单身,有的已成老板,有的还在寻找工作,有的活的有滋有味,有的却已经去世。
还有很多很多。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十年了。
我还留着很多很多。。。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闫俊杰 » 记高中至今十周年(更新)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