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云中来-011一物还有一物降

011:一物还需一物降
飞翔训练室,占地空间很大,叶熏从来没有见过占地四层楼这么豪华的训练室,什么体育锻炼项目应有尽有,不用担心自己会有自己想要锻炼的确没有器材或者器材被占用的现象。
“路飞,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在叶熏两人东张西望的时候,过来了一个男子,肌肉发达,身体棒好,很有礼貌的向路飞走来。
“海哥,今天过来带朋友锻炼锻炼身体,过几天学校有个运动会,临时抱佛脚,努力努力,呵呵。”路飞赶忙小跑过去,和海哥来了个大大的拥抱,接着说,“海哥,你也正好在啊,还是恢复锻炼吗?”
谈起恢复这个字眼,海哥的脸上闪过一丝的懊恼,随即说道:“是啊,医师说再过上几个月就可以了。”
“路飞,你们几个要训练社么?”
路飞思考了一下,说:“我就训练下立定跳远和游泳吧。”扭过头对叶熏和杜雨说:“你俩,训练什么呢,不要不好意思,感兴趣的训,不行再换就好了。”
“哦,对了,这是海哥,是我好哥们。”
“海哥好。”叶熏也礼貌性的和海哥打了个招呼。
“嗯,你们好,有自己要想训练的,直接说就好。”海哥呵呵笑了笑。
“我训练短跑吧,其实我还是挺喜欢撑杆跳。”
“嗯,我训练下长跑哇。”
叶熏和杜雨选好要训练的项目后,各自跟随一个教练离开了。
路飞和海哥两个离开了,他自然有海哥作伴,而且一向是自己一个人训练。
“路飞,脸色不太好,怎么了,有事。“
”没什么事情,前几天碰到岳林了。”
路飞说完扑通跳进了游泳池。
“哎。。。”海哥微微叹息道。
训练的时间很快,也很辛苦,叶熏对于这个撑杆跳,很是有悟性,短跑则来的比较慢。
杜雨的长跑训练,也进行的有木有样。
两个小时过后,暂时告一段落,训练有缓有急。
“怎么样啊,叶熏?”
“嘿嘿,你还别说,这个撑杆跳相当不错啊,我感觉自己像飞一样,总体良好。”
叶熏擦干净汗水说道。
“那就好,我们转转训练室,然后去茶餐厅坐会,再回去。”
“好的啊,我还没有好好看看这里呢。”
一个拿着一瓶汽水。
飞翔训练室,好多人都在训练,也有好多男男女女在这里边做锻炼边谈恋爱。
“路飞,你看,那边好像是空着呢呀。”叶熏指着一个空荡荡的单独训练室说道,“还拉着门帘。”
“那里不要去了,是单独的训练室,有些人不希望自己训练被别人看到,保护隐私吧,我们过前面吧。”
路飞简单的说了几句。
“哦,是这样啊。”
一路上叶熏的话语似乎多了起来,把这些年不敢说出来的话,都要说出来似得,路飞讲的口干舌燥,叶熏也喝了好几瓶汽水。
“我去厕所一趟啊,路飞,在哪里呢?”叶熏突然有些尿意。
“东方方向,直走,然后左拐。”路飞随意说道,“我们在那边的作息室等你。”
“好的。”
叶熏一边自己瞅,一边寻找厕所。
真远啊,这个厕所也修好听漂亮呀。。。
叶熏看到了一个小巧的厕所,尿憋得不行,也未曾注意什么其他的。
不了解嘛,都是自己摸索呢。
垂直的叶熏就打开了厕所的门。
几秒钟之后吧,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了。
叶熏被吓了一跳,真真切切的。
目瞪口呆的叶熏看见一个美丽的女孩子,正在换吊带。
”果然又是黑色的啊。。。“
女孩出来后,叶熏赶忙说道:”不好意思啊,我以为没人呢。“
”你。。。你走吧。“女孩没说什么其他的。
叶熏慌忙转过身。
碰的一脚,女孩使出浑身气力,给了叶熏一脚。
叶熏的身体随风,随抛物线状态飞向了来时的地方。
哦。。。
这个女孩是变态吗。
闻讯赶来的众人见一个男人横面飞来,扑哧都笑了。
路飞赶紧跑过来,扶起叶熏。
”谁啊到底是,哦,,真疼啊。。。“叶熏疼的噢噢直叫。
女孩走过来,看着叶熏,呵呵笑了,随即狠狠说道:”你个死流氓啊,死变态,居然偷看我换衣服。“
众人哦,恍然大悟,异样的看着叶熏三人。
路飞顿时感觉脸上挂不住。
”你这个女人,我明明不知道那个厕所有人,你怎么蛮不讲理。“
”怎么,偷看女孩子换衣服还有理了吗?“
说完欲上前再次给叶熏一脚呢。
叶熏急忙向前,一下子抱住了女孩的腿,蹲坐在地上。
‘你干嘛。。。。死流氓。”
女孩慌张的说道,顺带捶打叶熏。
“她要踢我啊,你看一脚,飞了多远。”
叶熏的话让众人大笑不止。
逗乐了正在捶打叶熏的女孩子,“好了,你放开,我不踢你,我保证。”
“你保证?”
“嗯。”
哦,,又是一脚,这次飞的不远。
“你。。。。。”
哈哈大笑,众人笑着离开了。
咯咯咯,“回头见哦,小男人。”
充满诱惑力的女孩说完离开了。
这个时候才过来的海哥,见了那个背影,有些担忧的说:“路飞,你们怎么惹到她了啊。”
“这是谁?”
这回轮到海哥诧异了,大声道:“你居然不知道,她和你一个学校你居然不知道?”
“真没见过。”路飞摇摇头。
“好吧,她就是你们学校尤氏二姐中的老二,尤君。”海哥都有些后怕。
“她就是尤氏二姐啊,这个我知道,只是没有见过真人,果然彪悍。”路飞有些无奈的说道。
“叶熏,这下你可是完了,前有大狼岳林,后有猛虎尤君,你不覆灭谁覆灭。”杜雨哈哈笑着打趣着叶熏。
叶熏糊涂了啊,怎么厉害角色都是自己招惹上了呢。
“管他呢,爱谁谁吧。”
“嗯,应该不打紧,我倒是听说这个尤君,有一次打的岳林一个月没敢来学校,所以这也许有缓和的机会。”
路飞笑呵呵的和叶熏讲起以前发生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啊?”
’海哥和我说的。“
”好吧,咱们先回去吧,原来岳林这个混蛋居然也有害怕的人啊。“
叶熏忽然有点点心情大好。
”谁没有害怕的人,只是表现的不一样罢了。“
短短两个小时,还发生了这个事情,无心吃饭的三人,直接决定回学校宿舍瞎胡吃点算了。
天也黑了下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闫俊杰 » 风从云中来-011一物还有一物降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