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云中来-019静谧下暗流涌动

019:静谧下暗流涌动
叶熏完全没有想到自己随意写的一首小诗居然在堂堂的副主编眼里,写的还算不错,至少在这个年龄段,这个学业阶段,写的算是蛮不错。
所以副主编拉着叶熏走到了会场中心地带。
“主编,你看,这是咱们学校以学弟写的,我觉着挺雅致,你瞧瞧。”
叶熏对于主编,这个词汇很陌生,也不知晓他们到底在学校是干什么呢,校刊他是知道的,每月分上下期,一月两刊,说是刊物,不如说是报纸,因为只有简单的几张,可能是学校的学生人数很多,导致校报上有些许广告,应该是为了维持校刊的发行所拉回来的主顾。
这些广告通常不足以维持校刊的发行,所以校刊的发行基本上是由学校出钱印刷的,这个成本很大,因为人多。
当然不少学生因为经常在此发表,小有名气。
叶熏并不认为自己有这方面的天才。
他记得有这么一句话;通常人们总是把自己的创作欲望当成是创作天赋。
叶熏自己既没有欲望也没有天赋。
主编看到叶熏的诗篇,也觉得还可以。
叶熏不想再大庭广众之下,被人郎朗诵读自己写的并不怎么优秀的作品,于是急促的说:“我的作品有些过不去,你们不要夸我了。”
“怎么会,的确是写的不错,我决定这一期的校刊上,予以发表,你可以适当修改下。”这位主编很是认真的对叶熏说。
“啊,真要发表啊。”叶熏有点不知所措。
“是啊,这个树蓝是谁啊?”副主编女孩有些好奇的问道。
叶熏才想起,自己写的就是当初梦里的那个女孩,脸颊一下子红了,“梦里见到的女孩子。”
“梦里边的啊,嗯。”
主编和副主编也不在追问。
“郝然,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这时候过来一个其他学校的同学。
“哦,我在看一首诗。”
“什么诗啊,我看看。”女生走进一看,惊慌说道。“这是谁写的啊,居然是写给树蓝的。”
“树蓝是谁?”主编下意识的说。
“她是我们学校校花啊,学习好,文章也写得好,重要的是人也好。”
居然有真人啊,叶熏一下在尴尬的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只好说:“我梦里见到的,却是不认识,也不知道真有树蓝这个人。”
“哈哈,笑死我了,回去一定告诉树蓝,有个男生都到梦里见过她了。”
叶熏无地自容啊。
郝然也愣在当场,呵呵笑道:“树蓝就是去年苏宁比赛歌舞的那个冠军吧。”
“是啊,树蓝多才多艺,诸多男生挤破了脑袋想要亲近,却不可得。”
郝然拍拍叶熏的肩膀,以示鼓励,“叶熏啊,一定要努力,把理工大校花搬回家,这可是我们苏大的荣耀,我看好你,梦里见到过,说不定树蓝也梦里想过你呢。”
叶熏沉默当场,不好意思接着说下去。
有时说起来也怪,梦里的情景不一定假,现实里的景象不一定真。
尤其是在这个物是人非的年代,狗都会仗势欺人,何况是梦的解析呢。
都怪我,把佛洛依德都扯出来了。
叶熏潺潺的在偌大交流会场里转悠,仿佛这个地方充满了能量,这能量正好是他目前所欠缺的。
何晏啊,这时候也在思考叶熏的事情。
仍旧是那座昏黄的居室,草蜢客栈的生意依然红火,只是距离城郊有点远,而叶熏没有车,所以去的少了,但不代表草蜢客栈的生意不好,客流量很大,人满为患,最近的蟹肉包做的越来越少,不知道是蟹肉不好做了,还是作料不好找了。
谁也说不清,只有何晏自己知道。
何晏自从叶熏出事以后,就不再继续往蟹肉包里面参加作料了,她想给叶熏留下点好的印象,不想再日后知晓了这件事情以后,反胃,甚至是讨厌她。
安安静静的做生意也好,不用担心这个检查那个突击,身正不怕影子斜。
咚咚的脚步声,有人上来了,脚本沉稳有力,压的地板咯吱作响。
“小姐,岳林跟着的那个天哥,查清楚了,名字就叫天哥,是帝盟苏宁分殿的一个副组长,武功一般,吃喝嫖赌抽,一样不少,看来最近帝盟开始下坡了。”
来人进来后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只是话语有些戏谑,也有些威严。
“帝盟没有在子下坡,反而正在压迫我云宫,这个天哥,只是少数,大部分帝盟的人,仍是一大股不可小视的力量。”何晏的声音此时变换了,不再是上课时候的那个细腻,而是冷漠外加粗犷。
“是,我明白了。”
“最近有什么事情发生没有?”
“我们苏宁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倒是首都,帝盟摧毁了我们的一个据点,组长和副组长身亡。”暗黑里的影子显得极为愤怒。
“看来帝盟有大动作啊。”何晏幽幽一叹,这就已经不是她做能够左右的了,“你下去吧,叶熏这个人,你不要干涉,任由他自己活动。”
“是。”
“叶熏啊,你到底是什么人呢,连我都接触不到你的真实身份。”何晏伸直自己的美腿,咯咯一笑,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而又搞笑的事情。
楼下的叫卖声不断,蟹肉包的香味直上云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闫俊杰 » 风从云中来-019静谧下暗流涌动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