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云中来-020如有贵人相助焉

020:如有贵人相助焉
叶熏自己真没觉得写的诗有多么上进,倒让郝然另眼相看,他不觉着这肯定是在校花树蓝的基础上要大作文章,因为他听见郝然和那个女生商量着,到时候要在理工大的校报上一起刊登出去这首诗。
与其说是诗,叶熏到以为这完全是流水账,难道校园诗歌已经坠落于此了吗,想想以前的海子,顾城,不都是自小就有非凡的才华吗,现在的校园已经找不到可以拿得出手的作品了吗?
叶熏越来越觉得自己想多了。
第二天,正在教室的叶熏,忽然被南宫美叫过去,悄悄说;“叶熏,何晏老师让你去她的办公室一趟呢。”
“什么?我不知道她办公室在哪里呢啊。”叶熏想不通啊。
“何晏老师直接在她的宿舍办公兼休息,你去女教师公寓就好了。”南宫美手里很多事情要做,没有时间和叶熏多说。
“好吧,我现在就过去。”
此时正好临近下午下课,日头不算很热,叶熏走出教室,向教师公寓走去。
教师公寓的门口台阶上,有意女子娉婷而立,风姿卓越,长长的秀发披散在肩上,随风飘起,黑色的紧身内衣,披风外套,牛仔裤,白皙的肤色,远远地看上去,让叶熏呆了。
“何晏老师果真是漂亮至极啊。”叶熏意淫的想到。
叶熏故意走慢点,好可以仔细欣赏下美女老师的样子。
何晏看到叶熏慢腾腾的走着,一阵好笑。
“叶熏,你来了。”何晏向叶熏打招呼。
“嗯,我来了,老师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近距离下,叶熏才看到裸露在外的白嫩的肩膀和红红的嘴唇,都是尤物。
“跟我进来吧。”
小小的屋子大约两间,出了一张温馨的床,就属那个书架美观了,叶熏注意到,在屋子里,有股淡淡的紫兰花的味道,大大的木质的衣柜摆放在墙角,一台老式的电脑也垂垂老矣,几张板凳,两个水壶,长长的桌子。
何晏直接让叶熏坐在床上,但叶熏不好意思直接坐到女老师的床上啊,只好坐到了板凳上面,结果了何晏倒过来的一杯茶叶水。
普洱茶,叶熏看到茶叶上是这么写的。
他不知道什么是普洱,也不知道什么龙井,更不知道碧螺春,叶熏只是了解,家里最珍贵的就是茉莉花茶了,自己都舍不得喝,基本都是招待客人用的。
不是穷,而是没有什么可以谋生的手段和计谋罢了。
何晏把门关好,落下窗帘,就在叶熏的面前,开始换衣服。
叶熏忙转过身去。
“咯咯,我就是换一件外套,看把你紧张的。”何晏突突地笑道。
“何老师当真是把我吓坏了。”叶熏真是坏了,不尽脸红,也万分激动啊。
开着风扇,还是比较凉快的。
门外还能听到其他人走过的声音,嘻嘻闹闹。
“叶熏,这段时间学习怎么样啊,马上就要升大二,各个学科怎么样了?”何晏坐下来撕开一包饼干说道。
“这学期,尽是被打了,基本没学习什么啊,大家都说好考,我也最清楚。”
叶熏实话实说,倒是没有接过何晏给他的饼干。
“好好复习下,不要马虎,到时候考试不及格,可是要留级的。”何晏严肃的说道。
“什么,还要留级啊,大学还有留级这么一个说法呢?”叶熏慌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是真没有好好学习啊,因为他看到路飞和杜雨也整天无所事事的。
“是要留级的,你们宿舍的,路飞家境极好,就算留级也无妨,杜雨我看学习还可以,你最近是落下了很多很多呀。”
叶熏确实是落下了很多功课。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穷人家的孩子努力,但是穷人家的孩子没说努力了就一定可以成功啊,不然就不会有穷人了。
富不过三代,穷不过三代。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这样的蠢话也不知道诓骗了多少无知的人。
叶熏是不相信的。
叶熏盯着何晏的腰部一直看,何晏当然看到了,也不点破,悄悄说:“我美不美?”
叶熏下意识说道;“美丽不可方物。”
咯咯咯。。。
叶熏老脸一红,真是不好意思,赶紧解释道:“何老师,对不起。”
“没什么,和我说说你家里的事情,尤其是你小时候。”
何晏想起来,今天的正事可是关于他的印记。
“我小时候?没有什么印象啊,反正七岁以前完全是记不得了,我爸爸说我妈妈剩下我之后,忽然失踪了好多年,父亲无奈之下,只好要了一个孩子,就是我妹妹叶云儿,我是七岁才知道我父亲的,不过那时候我母亲已经去世了。”
“父亲说,你母亲没有死,没有看到尸体,就不能说死了。”叶熏现在已经淡然了,过去了这么多年,早已习惯了,“父亲和妹妹说,母亲就掉下山崖了,那天我正好上学不在家,再后来啊,我再也没有见过母亲,也再也没有见过父亲好好吃过一顿饭,好好开怀大笑过。”
“嗯,不要伤心了,好好学习,好好努力。”何晏给了叶熏一个苹果,让叶熏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好好准备升大二考试。
何晏独自看自己的胸部,自己的腰肢,自己的腿,咯咯的笑道:“这个叶熏,果然骨子里很色啊。”
转而又想到,“看来叶熏肯定不是他老爸的亲身儿子了,就是不知道是云宫哪一位先生的子嗣,居然有prisoner 的印记,还有Y的印记,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征兆啊。”
对于这些,叶熏是完全不知道的。
升大二,回到宿舍,路飞和杜雨果真对他说:“这个都是形式,不必太过认真,只要到时毕业考试不要挂科就行了,不然无法毕业啊。”
叶熏的学习成绩似乎自从被打之后,开始了急剧下滑,这次考试,杜雨和南宫美以及林韵都是过了,叶熏利索索的挂了。
这可愁坏了叶熏。要留级的啊。
这几天,知道消息的南宫美和林韵都过来安慰了叶熏,对于这件事情,林韵也不知道怎么解决才好,南宫美倒是知晓可以通过校方董事会解决,虽然说苏大是公立学校,但是仍有私企入股,所以有董事会,七人的董事会,三人是无政府职位的人。
一件大大的办公室,一个看上去很潇洒的中年男人,很是诧异的说;“何晏,你什么时候对一个学生这么上心了?”
“老朋友的孩子,我不想告诉他,这孩子可怜啊,我不能看着他留级。”何晏看着这个男人的眼睛,叹息的说,“你知道,其实他本可以过的。”
“我知道,所以他不用留级。”中年男人继续品茶。
“好。”何晏没有多说,也没有客套什么,径直转身离开了。
男人盯着离开的背影,所有所思。
窗外的景色依旧,叶熏的惆怅依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闫俊杰 » 风从云中来-020如有贵人相助焉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