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云中来-021说不清也道不明

021:说不清也道不明
“你说我怎么就挂科了呢?”叶熏很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难道是自己平日里不够努力和用功吗?
“别灰心,我们再想想办法,我觉得岳林家里给捣的鬼,我可是听说学校有人是他们家里的关系。”杜雨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的小道消息,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我们先去找找简丹老师吧。”
路飞也这么说道。
“好吧,暂时也只有这样了。”
看到成绩榜单那张鲜红的,不及格,叶熏觉得这是赤裸裸的打脸,为什么穷人家的孩子,屋漏偏逢连夜雨呢。
那些励志故事都在哪里呢?
叶熏不得而知。
第二天,叶熏无精打采的到了教室,想着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和同学们分别了,流到了下一个年级,这不是让自己无法回家交代吗?
正在想着事情的叶熏,忽然听到有人在叫他,“叶熏,来我这里一趟下了课。”
又是何晏老师啊。
叶熏不自觉想起来何晏老师的美腿和美肩。
知道自己不该意淫,但是有时候人的脑袋不由自己啊。
历史上,多少名人大客都娶了自己学生或者嫁给了自己老师呢。
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对于他这样的屌丝。
“好的。”
窗外的风刮得很是猛烈,树枝嘎吱嘎吱作响,灰尘和叶子随风扬起在半空中,敲打着玻璃,让人无法心静。
“叶熏,你怎么了这是,至于吗,不就是留级吗?”南宫美这时候走过来拍了拍叶熏的肩膀,以示鼓励。
叶熏忽然觉得啊,说风凉话的人大有人在,以示鼓励的人也不少,可以说到心坎里的人真没有,可能是自己的心向来比较小,容纳不下别人的针尖和麦芒。
“人生啊,从挂科开始堕落了。”
叶熏在下课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
咚咚。。。
“请进。”何晏清脆的声音响起来。
“何老师,你找我。”叶熏进来显得很局促,不安,迷茫,失落。
“叶熏,怎么了?”何晏故意这么说。
“没怎么啊,挂科了,以后跟不上趟了就。”叶熏很是颓废。
何晏站起来,仔细打量这个孩子,实话说到现在,她都不能相信,云宫的人居然是这样的颓废模样,如此的不堪,一点自信心都没有。
”不要有什么害怕,我去给你说,安心上课,以后要学着做大事,扛大旗,风里来雨里去,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像个男子汉吗?”
“真的吗?可是我好想没有什么值得大家帮助的地方啊,人穷志短,要什么没什么啊。”
叶熏对自己的状况还是很清楚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个事情就这么办了,听说你喜欢上树蓝了,诗都写出来了?”何晏嘿嘿的笑道。
“什么诗?”叶熏一下没反应过来。
“和我装。。。”何晏觉得男生似乎都这么不老实。
“哦,你说这个啊,真没有,是个梦里见过,所以就写出来了,谁知道郝然非要上到学校报刊上,这不是让我难堪吗?”叶熏接过何晏递过来的热水说道。
“有什么,我刚才说了,男人嘛,要有担当,勇敢些,扛着风也要找到雨。”
叶熏觉得何晏的话很有些诗意。
“好的,那何老师,我先走了。”
回到宿舍的叶熏,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路飞和杜雨。
“我靠,何晏老师不会是喜欢上你个纯情小男人了吧。”杜雨邪恶的想到。
“说什么呢。。。”
不过自己也纳闷,好好的何晏老师为什么要帮助自己呢。
这几天郝然忙碌的很,他觉得将叶熏的诗发到这一期的校刊上,一定是轰动的,他绝对有理由相信,但凡有点人脉的就没有不知道校花树蓝的。
尤其是想到叶熏其中那几句“我在梦里,闻到有花香,我看到有草原横亘在小溪旁,还有一个美丽的你,出现在岁月的十字路口。”
决定了的事情,就要去做,而且还要坐好。
苏宁理工大,苏宁师范学院,苏宁大学,苏宁职院等几所高校,郝然都拼了老命给联系着要发表叶熏的诗。
所以,第三天,学生们就看到了叶熏写的作品。
顿时,班里炸开了锅。
“叶熏,你太牛逼啊,梦里都能见到树蓝,这不打击了我们的解析吗?”
“叶熏,快把梦里XX的情节详细描绘,以便鼓励下我们广大的单身汉子。”
”叶熏,没想到啊,还是才子一枚。”
等等此起彼伏的话语什么都有,叶熏只好和路飞、杜雨回了宿舍。
“这个郝然,真给发了出来。”也许恨恨的说,其实他对树蓝真没有什么想法,人都没有见过,而且自己的情况纯屌丝一枚,邋里邋遢,脸不洗脚不洗牙不刷的,哪有女生喜欢。
最难道明的就是爱情了,多少文学大师都和小三你死我活,才有了一代代惊人的作品。
“你管他呢,出名了这可是。”
哎。。。
遥远的,灯火明亮的,银光闪闪的一座地下密室里,仔细一看,居然都是纯铜打造的,全封闭,完全隔绝声音,隔绝一切可以隔绝的,比如追踪信号,比如其他的高科技。
重要的是,这里有好几个人。
“帝七,你说什么,云宫的少主居然十八年前还有过一个孩子?”说话之人年纪轻轻,声音怪异,手里的戒指闪闪发亮,“现在有消息吗?”
“没有任何消息,应该是死亡了,有先天性疾病,云宫对于这件事情,是最高等机密,我们能够探听到的,只有这些。”
回答之人亦是声音怪异,好像这两个人都改变过声道一般。
“嗯,死了就好,云宫的人,必须尽快彻底铲除。”
“是,属下倒退。”
这是一片浅海滩,一个私人岛屿,帝七从海滩上缓缓走来。
叶熏洗了洗脸,准备和路飞三人出去吃饭,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虽说没钱,但是最近打工加上贫困奖学金什么的,也稍微有点。
出去改善下生活,就算是这次挂科事件的结束。
是啊,结束了,马上就要开始新的大二生活了,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外面,夕阳刚起,日光刚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闫俊杰 » 风从云中来-021说不清也道不明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