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云中来-023偏偏遇见了天哥

023:偏偏遇见了天哥
日子啊,不知不觉着随风去了,叶熏回想起这么长时间以来,什么也没有得到,什么也没有学到,狐朋狗友更是没有交到,女朋友想都不敢想,到时候毕了业,还是免不了回家种地,这种结果。
有时候真是没有办法,社会是人组成的,而现在的叶熏,可以算成是人嘛?
不能,起码在外面不能当成人。
帝十三这个时候,来到了距离苏理工很近的一个地方。
远远看上去,太过于低调了,古色古香,和普通的印刷小厂子是没有两样的,只是这个招牌显示的有些可爱生动。
帝国印刷厂,小的只有两间房子大小。
帝十三这时候就坐在里面,可惜不是进门的两间房子里面。
“十三哥,最近听说您在苏大风生水起啊。”
说话的是个很皮脸的人,说话的语气也没有那么拘谨,似乎帝十三没有那么可怕,还是很和蔼可亲的人。
“苏理工有什么可以吸引进去的人选吗?”这个才是帝十三最为关心的重要话题。
“暂时没有什么人选,不过树蓝,倒是一个可以一用的人。”
“是谁?”
“树蓝是苏理工的校花,不过文武全才啊,就是不知道会不会为我们服务。”
说话男子拿来一杯咖啡。
“哦,是个校花啊,我听说过。”
“那咱们。。。”
“试试吧,打听清楚云宫的据点在哪里了吗?”帝十三慵懒的说道,似乎很是随意一样。
“回十三哥的话,暂时没有,是我们无能。”
帝十三狠狠摔烂了手里的咖啡,“一群废物,这么长时间了,连个云宫小小据点都没有找到,继续找。”
说完话,帝十三恨恨的离开了。
风和日丽,有鸟群在枝头鸣叫,知了在树上打瞌睡。
叶熏尤君拉着出了校们。
“尤君,我们要去哪里啊,这都已经出了校门了。”叶熏无奈的说道。
“当然是去歌厅啊,唱歌跳舞。”
尤君现在常常和叶熏在一起,也常常和叶熏在一起吃饭聊天。
“在哪里?”
“一会就到了。”
这里是快要到农村的一个娱乐城,周边的人都是这么叫的,不过学生们,有点知识的人都叫歌厅,可能是嫌弃娱乐城有点不干净的味道吧。
锦绣娱乐城,距离苏大五公里远,三层楼,装修富丽简单,并没有那么嚣张,应该是不想引起某些势力的注意吧。
尤君很喜欢这里,这段时间里,她常常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一个人在这里发疯。
她还是没有走出自己的那道坎。
叶熏也不知道,还以为她已经彻底好了。
尤君拉着叶熏的手,像极了一对情侣,正处于热恋之中。
叶熏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他消费不起,这里的东西太贵,这里的人太疯,这里的环境和气氛也让人不自觉感到难受。
既然来了,就应当适应。
叶熏第一次喝到了鸡尾酒,第一次看到了那些露着大腿的妹纸,第一次看到了随意跳着舞就开始乱摸的青年人。
“这都是什么地方啊。。。”
叶熏不理解,主要是他自己不知道这地方的好。
尤君拉着叶熏走到场地中央,这里是大家群魔乱舞的地方。
叶熏不会跳舞,也不敢胡乱跳舞,只好愣愣的站在那里。
尤君看着他,很好笑啊。
“来,不会,我教你啊,害怕什么。”
尤君慢慢的教导叶熏跳舞。
这个时候的锦绣,娱乐非凡。
在一个响着许巍的歌曲的房间里,天哥搂着一个身材妖娆的女子,显得很是兴奋。
就在好事将近的时候,忽然门开了。
天哥很愤怒啊,“干什么呢?”
“天哥,那个以前被您羞辱过的一男一女,现在也在这里呢,正在跳舞呢。”
一个猥琐的男子,嘿嘿笑着说道。
“哦,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现在去会会。”
叶熏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机将近,尤君更是没有认识到。
两个人还在忘情的跳舞。
忽然一只手,摸上了尤君的屁股。
尤君非常愤怒的扭身,“谁。。。”
愣是看到了噩梦缠身的天哥。
叶熏也看到了,也不知道一时间该说什么好。
“呦,这个漂亮的妹妹,咱们可是又见面了啊。”
天哥说话的同时,叶熏悄然被两个人捂住嘴,拉到了一边。
捶打声阵阵传来。
尤君听到了,愤怒的脸都红了,手也在颤抖。
天哥显然仍旧处于兴奋中,他要看看这个漂亮的女孩子要怎么办。
尤君现在才想起来,岳林家里和她说过的话,这个天哥来自一个神秘的组织,这个组织,她惹不起。
但是现在要她去死吗?
就这么死去吗?
尤君想起来,恨恨的吐了天哥一脸。
“小婊子,居然敢吐我。”天哥异常的恼怒,立马扇了尤君一巴掌,“把这个婊子给我拉到我的房间。”
“你敢,你这个无法无天个流氓。”尤君在愤怒中,在被人硬是拉到了天哥房间。
尤君显然忘记了,她是会武功的。
可能,女孩,在危机关头,会失去一些理智,比如恋爱中?
天哥愤怒的狠狠打了尤君一顿,尤君的脸上,胳膊上,依稀可以看到伤痕。
天哥拿着手里的相机,呵呵笑道:“小妞啊,你看,这可是证据哦,你要是不给我做,我可就直接发到你们学校了哦,到时候,你可是出了大名了。”
“我要去公安局告你。”尤君大声说道。
哈哈哈。。。
“你赶紧去,立马就去告我,我正愁没人管我呢。”
天哥有嚣张的资本,他知道事情没有闹大,是根本没有事的。
“兄弟们,咱们走。”
扬长而去的天哥,忘却了躺在地上的叶熏,和站在二楼的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很眼熟,叶熏没有看到,但是他却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叶熏,他没有下来,也没有要去帮忙的意思,更没有说一句话。
叶熏,拉着疲惫的尤君,茫然、恨意滔天、极端的向学校走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闫俊杰 » 风从云中来-023偏偏遇见了天哥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