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云中来-027何晏的头次胜利

027:何晏的头次胜利
这是一个周末的时光,校园里和往常一样的寂静,学生宿舍里,路飞和杜雨仍旧在熟睡着,叶熏却已经离开了,空空的床铺上,整洁如新的被子,月白色的床单整整齐齐,显然是没有人坐过,也没有人躺过。
杜雨的呼噜声震天响,路飞只好起来了,没有打扰醒杜雨,想来也不会打扰醒他,他睡得如此深沉,和猪一样啊。
“也不知道叶熏究竟是去了哪里,走的竟然如此急切。”
路飞一个人穿好衣装,掩上门,也离开了,偌大的宿舍,就只有杜雨在横七竖八的睡着。
不知是在纪念什么,天空忽然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路面瞬间就湿了,匆匆忙忙的行人赶忙之中有的撑起伞,有的顶着一本书,有的干脆去小卖部拿上一个袋子套在头上,看上去相当诡异。
路飞看着这一切,独自打起伞,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
路飞的家其实距离上次他们几个人吃早餐的草蜢蟹肉包并没有多远,路飞也没有和他俩说过他自己家里的事情,路过这个蟹肉包,路飞不自觉买了几个,打包带上,步行回家,雨中,也别有一番景象。
低调奢华的别墅,就坐落在林荫大道的左侧,坐北朝南,正是理想的居住之地,两扇铁质的大门紧紧关闭着,向里面看去,有花有草,洁白的大理石瓷砖仿佛在向我们宣告它的非同凡响和此地主人的高尚。
路飞就住在这里,其实他是非常不愿意回来的。
自己打开大门,自己换下已经湿了的鞋子和衣服,不过手里的蟹肉包,却没有放下。
“路飞,怎么又把这东西拿回来了。”
说话的人士路飞的姐姐,看上去很强势的一个女子,鞭子扎着,运动短裤,非常干练。
“哦,我喜欢吃啊,所以买了几个。”
路飞淡淡的回应,看也没有看他这个姐姐。
似乎是习惯了这样子的路飞,女子哼了一声,转身便出去了。
路飞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坐下来,准备吃自己刚刚微热了一下的蟹肉包。
“你回来了,今天怎么不打电话让人去接你,下这么大的雨。”
母亲看见儿子回来有些疲惫,身上有些湿了,关心的说。
“没事,妈,又不是多大雨,我可不想让路锦说我娇生惯养。”
“她是你姐姐。”
“又不是我亲姐姐。”
“她在你爸的公司做的挺好,你爸也很看中她,你干嘛要这样子,都是一家人。”
母亲又在如此的教导路飞。
“妈,她从来没有把我当做弟弟看,我一直是她继承爸爸公司和财产的重要对手,在她眼里,我们都是后来者,是抢了她一切的掠夺者。”
哎。。。
路飞的母亲叹息了一口气,这些她又何妨不清楚,只是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路飞。
“妈,我吃饱了,去飞翔训练一会,好久没去,腿脚都生疏了。”
儿子离开了背影,始终是心里的一块心病。
只有在训练的时候,路飞才不会去想这些烦恼的事情,只有在大汗淋漓的时候,才没有空去想这些。
此刻,尤君还不知道叶熏已经离开的消息,她还还在等叶熏给他一个答复,如果他真的看重这一段感情,就应该立刻马上赶来和她道歉,哄她,可是这些他都没有,甚至连个面都不露,是真的不在乎了她了。
尤君不自觉的流下了悲愤的眼泪,原来爱情啊,是这么让人迷茫,而又痛苦的一件事情,她想明白了,既然叶熏已经不爱她了,她又何必折腾自己。
想明白了的尤君,叫上宿舍的人,准备去好好玩一番。
痛痛快快的享乐一番,暂时就忘记了,待到痛下心来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痛了。
女人,不喜欢你的时候,那就是真的不喜欢你了,不需要你强求,更不需要你挽留,像一阵风,要到云里去了。
对于这些,叶熏看不到,也听不到了。
于此,我想起了一些回忆,当时,不知是自己太过于执着,还是自己太过于留恋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有趣的一段历史。
时光,将一笔笔记录下,我们曾流失过的岁月。
草蜢客栈三楼,还是老地方。
何晏这一次穿的和往常不大一样,这一次整装待发,似要有什么新的行动。
“小姐,我们已经查明白了,那个天哥就是帝盟在苏宁的外围人员,但是现在此人已经死亡,想必是帝盟知晓了有人在追踪,所以将其灭口了。”
说话之人也是整装待发,手里还拿着带消音器的枪。
说是枪,其实并不是,只是类似于枪,公然拿枪,那是犯法,所以云宫为所有在外的人员,专门花费巨大人力物力,打造了一款类似于枪的利器,形状像枪,但不是,里面装载的也不是子弹,而是一种细小牙签一般的针管,不过是纯铜所制,必要的时候,他们还会在针管上涂抹剧毒,杀人越货之利器。
今夜,是何晏打听到,帝盟将在郊区十公里外的野林子里面,交易古董,只有一箱,虽然货物不多,但是里面全部都是明清时期的五十两银锭,换算成现代钱物,那也是相当大的一笔收入。
完整无损的五十两银锭,价值十数万到几十万不等,这还仅仅是一个而已。
何晏要把这一箱的货拿下,这是她等了好久的功勋。
帝盟帝十三也知道现在的帝盟在苏宁有些被动,所以只计划交易一箱,另外的两箱,不在苏宁交易。
野林子,虽说漆黑一片,但是微弱的月光,仍可以看清对面人的轮廓。
何晏的手下,包括她自己,依然准备好了。
帝十三认为他这次计划周密无失,所以在市区等待好消息。
他虽然谨慎,但绝想不到,在他身边,一个手下,喝醉了酒不小心说漏了嘴,事后闭口不谈,听到话的人却离奇的失踪了,带他寻找想要杀掉的时候,怎么额找不到了
所以慢慢的疏忽,也就没有当一回事,想着此人一定是去了什么地方,不再苏宁了。
今夜的行动,很成功,特质武器,全部带有麻醉效果,何晏并没有涂抹剧毒,这一次她只是要给帝盟一个教训,目前,还不是你死我亡的时刻。
再者,现在是法制社会,死人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整整一箱的银锭,何晏迅速叫人抬上车,消失在了夜色里。
躺在林子里的人,麻醉效果正好是一个小时,很快便醒来了,交易人看到货物丢失,认为是帝盟的欺诈行为,非常愤怒,但是又碍于整个帝盟的庞大势力,自己总部也绝不会因为这一点点小事,而且还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是帝盟的干的,就和帝盟彻底翻脸。
“你们最好给我们一个交代,不然这件事情,没有办法善后,只有上报最高层来决断了。”
带头之人愤怒的留下一句话,离开了。
“怎么回事,不是说万无一失吗?消息怎么会走漏出去的?”
帝盟这次带头的人亦是愤怒异常,转而想到帝十三的恐怖,冷汗便止不住的流。
此时不小心说漏嘴的人,手心里,全部是冷汗,他知道自己大大的错了,那人绝对是云宫的人不假。
听到货物被丢,帝十三异常平静,好像他已经知晓他们这次定然不会成功似的。
“你们下去吧,作为惩罚,不要将重点放在是谁走漏了消息上,要在一周之内,抓住一个云宫的人,事情自然就清楚了。”
事情搞砸的几人,唯唯诺诺的退下来。
“看来,的确是我小瞧了云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闫俊杰 » 风从云中来-027何晏的头次胜利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