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云中来-031斑斓岛奇遇

031:斑斓岛奇遇
抽象的意识群体毫无觉察,也毫无动机,广袤的荒原深处,绚烂的石头底下,河床的探视,都依稀可见,腐蚀下的痕迹。
月亮曾经探出头颅,悄悄把自己的光芒洒下,无知的人们渴望接下死亡,我不知该如何阻止,也不知该如何走路。
帝七亲自给帝十三打了一通电话,问候了帝十三的情况。
对于帝十三的表现,帝七是很诧异的,这个风树蓝的出现,也让帝七感到一丝疑惑,三大隐世家族向来是不出世的,这次,居然一下就出现了一个大小姐,还是直系。
风家,是个传奇,也是个谜。
“好了,我知道了,风树蓝,任由其发展,你不是她的对手。”
帝七清楚的知晓,一个大家族的小姐,岂是帝十三能够对付的了的。
广阔的森林里,有一群人在蠕动着。
他们有的人身穿简陋,有的却全副武装。
其中一个,手里,拿着一把匕首。
“叶熏,你这把刀,是什么地方的来的?”
一个全副武装的汉子,看到叶熏的刀,甚是晃眼。
“说来奇怪,前几日遇见一头野兽,也不知道是什么物种,居然在肚子下面,贴着一把刀。”
“还有什么其他的没有,吃的,喝的?”
没有人对这个好奇,现在他们的首要问题,是如何解决吃的和喝的,依旧生存下去的可能。
对于一头畜生,毫无警觉。
“没什么其他的,我遇见这头野兽的时候,它已经奄奄一息,我把它埋了。”
“哦,是这样子。”
其实,叶熏并没有和他们说,他和这个野兽,还进行了一长殊死搏斗,要不是野兽忽然停顿下来,放下这个匕首,独自离去了。
不过,可惜,没走多远,野兽也倒地不起,死了。
叶熏曾仔细看了看这个动物,白净的毛,眼睛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灵性,感觉不像是野生的,翻阅了整个脑海中的记忆,也不知晓是什么物种。
“叶熏,想什么呢?”
别人推了叶熏一把,叫他赶紧上路。
这是一场残酷的训练,是绝对的会发生死亡的训练。
教官和他们讲,这个森林,有野兽,有流放的罪犯,这些人,已有一个任务,凡是杀掉一个试炼的学生,取得该学生的试炼勋章,就可以获得自由。
一开始,这个罪犯是不允许杀人的,但是啊,随着岁月流逝,云宫新近人员越来越差,不得已,才有了杀人锻炼的法子。
很多人,已经去了,也许不是到天国享乐,只是到了地狱再次磨练。
这一部分人,走着走着,就碰到了穷凶极恶的歹徒。
一番较量之下,叶熏他们死去了好几人。
他们手里武器很少,歹徒手里有极其锋利的刀。
唯一使他们感到庆幸的是,试炼虽然可以杀人,但是不允许使用枪支弹药。
逼不得已,他们只有继续后退,继续逃逸。
歹徒们也在继续前进着,这些人不是他们的食物,而是他们的自由和方向。
但凡一些人,有了前进的动力,就不愁没有目标。
“呵呵,我看你们这次往哪里逃,乖乖的取下勋章,自砍一刀,我们可以不让你们死,你们也知道,我们是为了自由,你们是为了成果,信仰不同,结果不同。”
对方这时候出来一人,淡淡的说。
叶熏一行人,逃到了,一面看起来是悬崖的地方。
雾很大,看上去很深,听传闻,跳下去的人从未上来的。
所以没有人想过,要跳下去,死亡,不是一面镜子,照一照就算了。
“兄弟们,拼了,我们岂能无故交出去。”
血性男儿,不是和平年代下的男人,吃喝嫖赌抽,都非常人所及。
他们是一群有着信仰的人,一群坚定走下去的人。
我们要学习,我们要懂得。
“小子,我看你不会武功,先拿你下手好了。”
叶熏,的确是最弱的一个人。
这是有目共睹的。
看着步步紧逼的来犯者,叶熏闪过很多念头。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交出去的。”
说完,毅然决然的跳下了悬崖。
“叶熏。。。”
大家都看到了叶熏的举动,也为叶熏的行为感到一点点佩服。
最终的结果,显而易见,由于叶熏的举动,罪犯们也没有下杀手,取了他们想要的东西,也离去了。
“叶熏。。”
无人应声,也听不到叶熏的声音。
“哎,我们走吧,回去把这个消息,告诉教官,这个叶熏,毫无征兆的来此,一定是有着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回去详细说明情况吧。”
“你说什么?”
听到此消息的何晏,简直不敢相信,这才不到两个月,叶熏就这么死了吗?
他不相信,叶熏虽然次次倒霉,经常被打,但总不会性命攸关的时刻,也掉链子吧。
人,不能一顺到底,也不能霉运缠身。
总要有那么一丝曙光,透过缝隙二来,照亮前方的路途。
何晏这几天,是睡不着的,她知晓叶熏的身份,所以故意覆盖了叶熏的印记,用一块叶熏自己的真皮,其他人绝不会想到的。
难道说,现在已经晚了吗?
叶熏,跳下了自己原本认为必死的地方,是他自己的确不想活了,活着没有意义,也没有任何起色,所有人都对他指指点点,从小到大,如此卑微的活,他更愿意去死。
不知过了多久,叶熏迷迷糊糊的醒了。
“你终于醒了。”
“你说什么?”叶熏虚弱的说。
“给你这个。”
叶熏打开后,看到这样一行字,来人凡持有吾之匕首者,必为吾之传人,这里如世外桃源,凡外人来此者,皆死。
这里的人,说的是一种新的语言,叶熏不知晓这是什么语种,不是英语,也不是汉语。
看叶熏迷惑的样子,又给了叶熏一本书。
这本书,是叫叶熏如何学习这种语言的,在这本书上,叶熏看到,在大陆上等社会阶层中,有那么一群人,或者一群家族,这种古语,是通用的,比如三大家族,比如云宫,比如帝盟。
叶熏这才知道,原来大路上还有这么多,让人费解的事情。
叶熏,见那人比划了很久,才知道他的意思,是让自己修养,过几天会带他出去。
“好的。”叶熏只好打手势来告诉他自己的意思。
“这真是一个意外的开始。”
开始,也是结束,光,也就是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闫俊杰 » 风从云中来-031斑斓岛奇遇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