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云中来-034价值性问题

034:价值性问题
存在即是道理,存在的价值在于创造,一个人,在一个自己满意或者不满意的位置,都理应创造自己的价值所在,体现自己所创造出来的经济基础,这样子才可以决定上层建筑,虽然说皇权不存在,但是相对的特权思想和阶级概念还是可以看到的,如此这般情况下,更需要刻苦钻研,存在不是让他更糟糕,而是为了创新更改。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叶熏和女子喝酒喝得很起劲,叶熏也将自己的苦恼和烦闷一股脑的说了出来,“我啊,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哪怕是一丁点用处,什么也学不会,什么也不感兴趣。”
女子和叶熏再一次碰了一大杯,一饮而尽,“我和你一样,不然现在也不会沦落到,娱乐城上班了,但凡有任何出路的女孩子,谁会选择去这种地方挣钱啊。”
她说的很对,不过,我身在晋城,一个在中原俯瞰,非常小,以至于当初84年4月21建市时期,城市道路也只有60米,但实际上是70米,因为太原地区也是65米,这就是为什么如今到处都在修缮,到处都是挖掘机的身影。
就在这样的地方,仍然可以看到数量繁多的娱乐城,前几年,站街女还可以看到,不过,真的有挣钱不在乎身份的女孩子,年龄不过二十尔尔,长相也一般,说不上什么绮丽妖娆,也说不上什么优雅,只是纯粹的挣钱。
“只有钱,才可以见证地位,所以我不在乎做什么工作,再说除了这个,我似乎也不会做什么其他的工作,而且也做不了,现在只靠一具没有灵魂的身体谋钱了。”
你说现在的年轻女孩子,年轻少男们,为什么有了如此扭曲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我不甚理解,恐怕只有阿鼻地狱可以拯救他们堕落的灵魂了。
人生路还长,指不定谁辉煌。
这是他们常常挂在嘴边的话,不劳而获或者劳作甚少,就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风险和受益是挂钩的。
“是啊,每个人的起点是不一样的,而我们正好处于没有起点的人。”
叶熏的孤独感找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人。
往往忧郁悲观的人最容易找到这种类似的精神伴侣。
“来,我们不醉不归。”
廉价的啤酒喝小菜,依然可以让人酩酊大醉。
最后,叶熏不知道自己付了钱没有,反正女孩也喝的不省人事。
朦朦胧胧之中,好像是有人来把自己拖走了。
回光返照一样,而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就算是有人此刻杀了他,也没什么痛楚了。
有些不想活在人世的人,通常喝得大醉,以不小心的脚步,走下了通往地狱的小路。
不要说什么天堂,只有地狱。
“小姐,我把叶熏和那个女的分开了,已经睡下。”
何晏就知道叶熏会喝醉,叶熏这个孩子还是稚嫩了一点,没经历什么人生打击,也自然而然的开始了颓废。
人,没有谁天生豁达,只有能不能熬过那道坎。
“将叶熏带到我这里吧。”
“是。”
何晏看到叶熏咧着嘴,眼睛模糊而且湿润,双臂似投降状一样摆着。
窗外的叫卖声逐渐淡了,累了一天的人们也都回家睡觉了。
叶熏的呼噜声,吵得何晏没办法睡。
而他自己却睡得异常香甜。
清晨,由于要上厕所,所以叶熏早早的醒来了,喝酒也不好,老是上厕所,离得近还好,要是距离很远,还要把膀胱和尿道憋坏了呢。
“啊,何晏老师,对不起,我怎么谁在你房间里啊。”
叶熏看见何晏,赶紧兜起裤子,穿上半袖。
“呵呵,你昨晚上正好在路上回家,看到你和一个女孩子喝醉了,我就把你带我这里来,你那个朋友,我把她安排在草蜢客栈了。”
听到是草蜢客栈,叶熏非常放心。
“哦,我昨晚上喝的太多了。”
“嗯,你先洗洗脸,刷牙,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叶熏在镜子面前,看到自己沧桑、憔悴、毫无红润的脸,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何老师,我真是对不起你,训练也没训练好,这次又麻烦你,我真是。。。”
叶熏手足无措,不知怎么表达自己的歉意,对于何晏,他真心感激。
“没事的,先吃饭,我相信你。”
何晏轻轻的一句话,叶熏就觉着如释重负。
可能,喜欢,一句话足矣,不喜欢,虽有万言,仍厌之。
回到学校,叶熏照例是回到了宿舍。
温馨的小家,自有温馨的床。
“叶熏,你昨晚你哪里了,那个校报的找过你一次。”杜雨见叶熏回来,抢先插嘴说。
“哦,昨晚上喝多了啊,就在外边没有回来,早上碰见何晏老师,一起吃了早餐才来的,怎么了,他说什么了没有?”
“没有说什么,看你不在,就走了。”
叶熏对郝然是真的不喜欢了,一个人,变的让别人忽然感到陌生,隔阂就有了。
“老三,你状态不佳啊。”
路飞看得出,叶熏有心事。
“有点吧,尤君的事情,我还没想明白。”
杜雨大咧咧的说道:“这有什么,一会去找她一趟就行了呗,有什么说清楚就好,醒酒继续,不行就拉倒啊。”
“嗯。”
叶熏先躺床上睡了一会,在何晏那,本来起来就是单纯的上厕所,再接着睡觉的,不巧何晏在呢,只有起来了。
困乏,不仅仅因为没有休息好。
睡到差不多中午,叶熏起来洗洗脸,又照了照镜子。
阳光温暖,花儿芬芳。
叶熏在这里等尤君。
今天他必须要知道原因。
远远低,他便看见尤君和另外一个女孩子想跟着来了。
“你好,你就是叶熏吧,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另外一个女孩看到叶熏,上前问候,“我叫尤瑶。”
“哦,你好,我就是叶熏。”
尤君显得很冷淡,也没有什么表示,直接说:“尤瑶是我姐妹,没什么隐瞒的,我不想一个人过来,你想干什么,直接说吧。”
“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尤君笑了,“你还想知道为什么,你不辞而别,什么事情也解决不了,也不懂浪漫,更让我看不到你的未来,还要我等你吗?”
尤君的质疑让叶熏毫无反驳,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强大的男人。
“这么说,我们彻底不合适了?”
“是的,想都不要想了,我现在很幸福。“
叶熏,没说什么多余的话,转身便离开了,只剩下背影,和一瓶拿在手里没有开启的饮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闫俊杰 » 风从云中来-034价值性问题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