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云中来-036绑架性事件

036:绑架性事件
两个人分开时间久了,并且还没有什么联系,就容易产生隔阂,现在不存在什么三从四德,也不存在什么深闺怨妇,更没有什么礼义廉耻,剩下的仅仅就是赤裸裸的现实和不被接受的传统文化人。
也是是我太天真,是我太相信爱情,也许是我年龄太小,涉世未深。
为什么现如今的女孩子,在物质上需求这么大,还是自己总是把一切问题都推卸给了自己的穷和不努力。
叶熏想不明白,怎么也想不明白,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变就变了呢,是岁月太残酷,是女人本来就不值得?
叶熏喝的更多了,桌上的空酒瓶也多了。
路飞自己身体不好,不能多饮,起身说道:“叶熏,咱们回宿舍吧。”
叶熏睁开迷茫的眼睛,看了看旁边,仍旧有人在,路灯依然亮着,忽然大声说道:“不要说了,我心里难过,我要把自己喝醉。”
“老三这是没有过了自己的心坎。”路飞看着杜雨说。
“是啊,老三是从没有谈过恋爱的,自然比较难以接受。”
杜雨也一口喝了剩下的。
叶熏自顾自的喝了一杯接着一杯,仿佛自己永远也不会醉,也不会倒下。
“老三,你要去哪里呢?”
杜雨看见老三起身,往外走,赶紧付了账,跟了上去。
叶熏走啊走,走到一个不大不小的迪厅,站住了脚。
都说这里是个好地方,都说现在的社会,是黄金时代。
天不管,地不管,中间人都喘一喘。
“这位帅哥,要玩吗?”
两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子,长发飘飘,不曾染发,就这么直溜溜的披在肩膀,叶熏是喜欢这种发型的女孩子的。
是天生的喜欢。
不假以颜色。
“我。。。我先玩一会,然后在聊。”
叶熏认为放纵一次,才是男人革命的开始。
路飞和杜雨互看一眼,无奈的跟进去了。
这是一个外表看上去破旧不堪,内部装饰却极为奢华的会所。
中间的地面修了一个水池,水池里面有鱼,有小树。
许多年轻的女人,就坐在边的石凳。
叶熏也坐了过去。
斜着眼便看到身边一个女人的饱满的胸部,修长的白腿,紧身的上衣,掴臀的裙,叶熏在酒后,女人却清醒着。
“帅哥,要玩吗?”
“要。”叶熏痴痴地说道。
路飞和杜雨没有说话,好像觉得这种事情真的很正常。
男人不坏,不足以闯荡江湖。
叶熏开始蠢蠢欲动,搂着女人的腰,不断往大厅深处走。
转眼就消失在人们眼前。
杜雨和路飞觉得在外边喝点咖啡和茶,等待叶熏最好。
他需要放松,这里最好不过。
叶熏其实喝酒喝得很多,已经分不清自己此时究竟处于什么状态,只是知道自己这时候比往常都要强大,都要胆大而已。
叶熏迅速脱掉了自己的上衣,也同时要求女人脱去她的上衣。
风情,这种东西,谁人不解?
叶熏呼呼地睡着了,女人却清醒着,因为有两个人站在她的身边,看起来很是恐怖,半张脸都是烧毁了的,而且那人的胳膊很粗,还趁机抓了一下的腿和腰,不知道是在感受她的承受力,还是什么。
叶熏喝的不省人事,路飞和杜雨在外面也有点昏昏欲睡。
一个人带上一个,麻利的从窗户跳下,有车来。
夜晚的风吹着,女人在车里看着睡熟着的叶熏,虽然她还没有来得及看这个可爱的青年人,但是,这个可怜的人,或者说可恨的人,居然流着口水。
她恨死叶熏了,钱都没有赚上,却跟着被绑架了。
路飞迷糊了一会,赶紧推了杜雨一把,“咱们该走了,叫上叶熏,这么久了,该完事了。”
杜雨迷迷糊糊的,瞌睡的很,呵呵哈哈的答应着,但是没有起来。
酒啊,是好东西。
“还是我去吧。”
路飞顺路走到叶熏和这个女人的房间,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也听不到任何的呼吸声,房门锁着,当然要锁着。
于是路飞只好去交服务员,由服务员来打开门。
“先生,我们没有权利擅自开门的。”
“什么?我朋友在里面,现在要离开,再说,他只付了两个小时的钱,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你们这是要服务到天亮吗?”
台妹拿起记账本,一看,果然,这个人两个小时的钱,马上就到了。
“一会,你叫我,来开门。”
路飞真让这种敬业的精神打动了。
“好。”
路飞先去洗了洗脸,便叫醒杜雨,准备回去。
台妹拿着备用钥匙,在反复敲门没有人理睬之后,重要的是时间到了,必须开门,要么付钱。
“叶熏,人呢?”
房间里,空无一人,倒是有几件衣服。
“他们两个人,一定是离开了,钱都不付,真是可恶至极,我要告诉老板。”
台妹相当气愤,客人不懂规矩就算了,连女人也不懂规矩了,这怎么可以。
“窗户开着,肯定是从这里离开了。”
等到差不多天亮的时候,也没有看见叶熏,台妹也没有找见那个和叶熏一起的女人。
七点多,路飞和杜雨只好先行会学校了,想着叶熏肯定酒醒之后,自己回了宿舍。
但是,回到学校的两人,依然没有见叶熏。
疑惑、纳闷、不解。
昨晚上到现在,也没有超过二十四小时,也不好擅自做打算。
黄昏的时候,何晏老师来找叶熏,杜雨和路飞才把叶熏昨晚上到现在没有回来,告诉了何晏老师,连叶熏和女人在一起也一并告诉了何晏。
何晏听了之后,非常气愤,这个叶熏,好的一点没学,这些倒是上手真快。
不过她不能在路飞面前,袒露她的想法和行为,告诉路飞和杜雨不要张扬此事,她自会处理好的。
路飞知道何晏老师挺照顾叶熏的,其实好多老师都挺照顾叶熏的,毕竟叶熏学习成绩也差不多,品行也差不多,重要的是有什么喜欢和老师们交流。
何晏回到自己的草蜢客栈,第一时间就知晓了,道上放出了一则消息,有一人要找一朵云,因为他们手里有条鱼。
很多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何晏知道,云就是云宫,鱼就是他们的人质,也就是叶熏。
至于为什么叶熏会被当成云宫的人,何晏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也不知道这条鱼是不是云宫的,不然就不是我们手里有条鱼,而是我们手里有座山了。
云宫建立在一座山上,所有云宫的成员都有一个牌号,并不戴在身上,而是给每个人一种身份,这个牌号就是以山为名。
何晏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办,至少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闫俊杰 » 风从云中来-036绑架性事件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