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云中来-046果然有阴谋

046:果然有阴谋
有了动力自然是好事的,至少有了大致的方向,不至于受别人的唆使,从而导致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不外乎人有多么聪明,也不外乎有多么大的机遇,只在于能否安心,能否紧跟步伐,不乱阵脚,足够在紊乱的当下挣下一份心安理得。
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教室,只有叶熏一个人在座位上发愣,何晏悄悄走过来坐下,
看见叶熏这样子,颇为好奇,偷偷地笑了。
“啊,何老师,你怎么不走啊。”叶熏看见何晏坐在他身边,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怎么了,我不能坐在这里吗?”何晏妖娆的身段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特有的芳香,叶熏都开始有些着迷了。
叶熏站起身,看着教室外面的天地,天空还是那么蓝,远处的杨树高大威猛,行人多么渺小,“最近事情很多,得抓紧时间复习,不然到时候挂科了,怎么办呢?”
何晏咯咯地笑了,“原来你在担心这个事情,我还以为你又着急的回去找你父亲去呢?”
“你知道我父亲的事情了?”叶熏转过身,紧紧地靠近着何晏,此时就可以清晰的闻到何晏身上的紫兰花香味。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父亲一定会给你讯息的,我是我们都掌握不了的事情,怎么了,你父亲回来了吗?”何晏也站起来,可能是觉着这样有些尴尬。
叶熏拿出父亲给他的信,递给何晏,静静不语。
好大一会,何晏才说:“你父亲看来也不是一般人物,为什么你一点不知道呢,你打算怎么办?”
叶熏什么也不想去想了,直接说道:“我什么也不想,也不想有什么打算,得过且过,过一个平凡人的生活就好,那些个高大上的山门,实在不适合我,而且我也实在是一个没有野心和抱负的野孩子,万一哪一天死了,也是一种解脱。”
“你怎么说这话,好好复习,其他的等你父亲回来再说,对了,隔壁班的那个帝十三,来头很大,你不要和他走得太近。”
何晏听不到她这是在说什么,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帝十三啊。
“你不认识帝十三,但是他认识你,因为最近他身边有个你很熟悉的人。”何晏稍稍提了一下衣领,说道。
“谁?”
“尤君,这个女孩最近动作很大,嫣然是各大高校的一姐,以前还好,现在连尤瑶都不放在眼里了,都是由于这个帝十三的缘故,我也是最近几天才查明白的。”想到帝十三,何晏就不自觉的感到微微一震。
怪不得尤瑶也和自己说,最近一定要小心尤君,原来是绑上了大人物,不过这个帝十三是谁啊,记得当初是从别的地方转校过来的,默默无名,原来是深藏不漏,“这个帝十三什么来头,能把苏宁搅得这么不安宁?”
“暂时你还是不需要知道,好了,不和你多说了,你最近好好学习吧,也想想日后怎么办,这个时候也应该想想毕业实习之后的事情了。”
说完这些,何晏就离开了,叶熏愣在当地,脑袋更大了,自己一心回想安安心心的,奈何无缘无故就卷入了这些那些的事情,究竟怎么办才好,躲也不是,战也不是。
叶熏说不出来的难受,也从未感到如此的迷茫和失落,深深的感觉到活着是多么大的一种负担,对于自己这样的普通家境孩子,为什么就不能平平静静的生活呢?
他想到了前一段时间,师范学院那个跳楼的女生,也是压力过大,厌世情绪高涨。
下楼的时候居然又遇见了林韵,让叶熏不得不佩服林韵,这几日,整个人都红光满面的,身段也似乎比以前丰腴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谈了恋爱的缘故。
“叶熏,过几天,有个聚会,你来不来?”林韵忽然想起这个事情,叫住叶熏,说道。
叶熏转过身来,说道:“怎么又是聚会啊,不会是上次郝然那种的吧,我现在可不想出丑。”
“不是,是过段时间,学校有校招,这是提前了,大家想在一起聚聚,要是提前被招上了,毕业的时候就直接可以去上班工作了。”
“哦,是这样啊,好吧,我到时候去看看。”
“嗯,那我先走了。”
“你又出去呢?”叶熏又说了这么一句。
林韵已经走远了,叶熏不得不惊叹一个女孩的惊人转变。
第二天,叶熏照旧老样子在学校呆着,路飞和杜雨不在学校住,他现在就一个人,傍晚的时候,叶熏正吃着饭,尤瑶匆匆忙忙的跑来说是有重要的大事情。
叶熏不得不放下手里的饭,和尤瑶出去,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坐下来说话。
“叶熏,大事不好了,你做好准备。”尤瑶由于匆忙,胸前不断的起伏着。
叶熏也惊的不行,一定是大事,不会是自己家里的事情吧,“什么事情,你快些说,不会是我家里的事情吧。”
“就是你家里的事情,你父亲一个小时前,刚刚传来讯息,说是被歹徒击伤,此时正在疗伤,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要你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的。”
果然是祸不单行,说什么来什么,叶熏一下子呆了,愣愣的坐在地下,不知道该说神恶名才好。
“叶熏,你没事吧,这是讯息,你看看,讯息上是明着写的,说明事态没有你想想的那么严重,要是严重的话,就一定不会告诉你了既然告诉你,就是想要你到时候你父亲没有及时赶回来,免得你担心。”尤瑶这样子劝慰叶熏。
“我知道了,听说尤君投靠了帝十三,才这么张狂的?”
“嗯,我家昨天也遭到尤君家的警告了,不过暂时没事,倒是你,不要想太多,我先走了。”
好好的事情忽然就变了,人算不如天算,叶熏真是无可奈何,想解决又奈于自己现在的能力一般,出不上力气,何晏老师,自己是真不能麻烦了再,况且父亲出走后的消息,何晏老师又不知情。
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叶熏,买了一打果啤,买了半斤的白酒,少买了些吃食,自顾自在坐在亭子里喝闷酒,不时地仍可以听见不少的少男少女嘤嘤地笑声。
不知是刺激了叶熏还是他自己想到了自己的处境,就喝的更快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闫俊杰 » 风从云中来-046果然有阴谋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