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云中来-049父亲回来了

049:父亲回来了
风静悄悄的在云中等候,等一场雨的来临,等一个夏季的结束,原本想,自己想要的仅仅是一缕春风,到头来却得到了整个秋日。
叶熏实在想不明白,这个风树蓝究竟是要做什么,他身为大家族的千金,万万不可能和他这样的野路子结合的,这么一句话,究竟是为了安慰自己,还是有什么其他的企图,叶熏想不明白,也不想去想,该来的终究要来,多是躲不掉的。
回到宿舍,叶熏看到宿舍一下子变得干净了,也多了好多东西,正准备出门看看是怎么回事,就见杜雨和路飞进来了。
“杜雨、路飞,你们两个人怎么回来了,我还说你们要到下个月才回来呢。”叶熏放下手里的暖壶说道。
“我是早上到了,路飞也是刚回来,你这是怎么了,这么高兴?”杜雨看见叶熏明显处于兴奋状态,下意识问道。
“哦,没啊,就是看见你们回来,太高兴,我这段时间一个人简直快要废了。”叶熏放下暖壶,接着说道,”走吧,咱们出去吃。“
三个人特地来到了草蜢客栈,不知道是为了怀旧还是什么,总之三个人吃了不少,也少喝了点酒,最醉醺醺的往回走。
”路飞,你怎么不高兴呀。“杜雨看见一路上路飞无精打采的。
路飞拿着手里的酒一饮而尽,”说来话长,路锦这个女的决定不给我一分财产,已经悄悄把我爸的家产转移到了外面,现在这么久了也不回家。“
”什么,不是好好的吗?“
”最近才发生的,我也是回去才知道的,现在我可是孤家寡人一枚,你们说我该怎么办呢?“路飞想起这个事情就觉得心烦,倒不是因为钱的问题,而是咽不下这口气。
也是,身为男子汉,反而落在女人手里,想想都有点可惜。
叶熏忽然想起何晏和他说过,最近苏宁也开始不太平了,会不会牵连到路飞家,所以试探性的问道:”会不会是路锦在外面有别的势力支持,所以才这么大胆?“
路飞忽然转过身,愣了一会,”非常有可能,我怎么没有想到,仅凭她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利索的就办完了这么多的事情,肯定有神秘人物撑腰,必须好好查。“
叶熏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多疑了,总觉得事情既然发生,就一定是有深层次原因的,随口一说,不会产生这么大的效应。
“好了,先不说了,赶紧回吧,好好睡觉,明天还是上课呢,最近可不能落下了,不然挂了科可不是闹着玩的。”杜雨催促着两人赶紧快点。
一夜睡下,叶熏躺在床上,想着自家的事情,很快就睡着了。
而此时,叶熏的老朋友,小惠,正在一家医院里哭的稀里哗啦。
“小惠,没事,我走了,你要好好的,其实这短时间,我赚了不少钱,足够家里开销了,不哭啊。”蔡云干瘦的身材显得比以前更加萧条,好像随时都要去世一般。
小惠紧紧抱着哥哥蔡云,脑袋左右摇摆,“不是这样的,你怎么好好的就得了这病,是不是谁害你的,你快告诉我啊。”
蔡云陷入深深的回忆中,好久才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也许不是,只是不知道是谁要害我罢了,我已经仔细查了很久,仍然没有头绪,可能是我无形中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吧。”
小惠听的云里雾里的,什么也不清楚,”什么意思啊,什么大人物?“
蔡云咳嗽的更加剧烈了,断断续续的说道:“我这段时间在京都,得知在苏宁有个孩子,是一个大家族雨家的遗弃子,我也是奉命查这件事情的,但是无缘无故就得了这种病,可能和这件事情有关联,也可能是别的小马仔故意陷害我,不想让我活,总之,已经到了这地步,你要好好活着,不要去参与,我们家拿着这些钱,到城郊,好好生活,我死后自然有人会去为我查明白的,你放心的。”
小惠哭的更加急切了,蔡云本想再说几句的,可是已经无力回天了,手也无力的耷拉下来了。
“哥哥……”小惠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医院楼道。
“你哥哥已经去世了,为他整理后世吧。”医生这时候进来小声说道。
第二天,蔡云的尸体就被拉回了老家,两位老人看见儿子这个去了,也是伤心欲绝,不知该怎么打理自己的下半生。
很快,蔡云就被下葬了,小小的城市,再也没有蔡云这个人的任何消息了。
“我一定要知道是谁在害我哥。”小惠发誓一定要好好活着,因为她要看着别人死去。
这一天,叶熏照旧在校园里坐着,无所事事,看书,温习功课。
林韵慌乱的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叶熏,你知道吗,有大事。”
叶熏看林韵上下起伏的身躯,意淫连连,“怎么了,你有了?”
林韵气的踹了叶熏一脚,而后说道:“小惠的哥哥蔡云死了,昨天刚下葬。”
叶熏故意做出惊讶的表情,“什么,蔡云不是混的挺好的,怎么好好的就死了呢?”
“不知道啊,小惠说是病死的,我也没敢多问。”
“蔡云终于死了,不过幕后肯定还有后手啊。”叶熏自顾自的想到。
告别林韵之后,叶熏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晚上,叶熏来到何晏的住处,依旧是风声依旧,风采依旧。
“何晏老师,我又来了。”
何晏看见叶熏,微笑着说道:“不请自来,一定是有什么事吧。”
“果然不出何老师所料,蔡云死了,我感觉最近老师有人跟踪我。”叶熏说出自己的想法。
“哦?居然又有人开始找你的事了。”何晏忽然无比气愤,随后又一闪即逝,“对了,你来正好,这件事你就不要参合了,你父亲过两天就回来,不要问那么多,我也是刚知道。”
叶熏高兴的跳了起来,“真的吗?那太好了,不过我怎么感觉你最近在疏远我啊。”
“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你父亲希望你平平安安的生活,所以你不能和我们走的太近,不然。”何晏又开始和叶熏说着同样的话。
叶熏却感觉何晏是在有意的疏远自己。
人啊,谁也不知道谁究竟是怎么想的,也许当你想的是别人的过错,而对方却想着是你自己不争气,人心难测。
叶熏走在路上,风从北方刮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闫俊杰 » 风从云中来-049父亲回来了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