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云中来-054小病一场

054:小病一场
苏宁的街道还是老样子,帝十三走在路上,嘴里抽着廉价的中南海香烟,不是他抽不起名贵的紫气东来,只是他喜欢这个名字,喜欢这个外观,清新淡雅,不那么招摇,也不那么拘束。
他的旁边静静的跟着一个少年女孩子,淡蓝色的裙裾,披肩长发,这是帝十三喜欢的那一种类型。
帝十三不说话,她也不敢说话。
“你说,为什么我要来这个地方呢?”帝十三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摸不着头脑的一句话。
女孩子惊觉,一时间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帝十三也不指望她能说出什么来,自顾自的说,“我帝十三确实不想在这里呆,但是帝七又是一个非常傲娇的人。”
他好像在抱怨,好像是在说自己的烦心事。
女孩子优雅的靠近了一点,帝十三突然搂住了她的腰肢,往一家咖啡馆走。
就在马路对面的一间咖啡馆,也是一间茶馆,古朴的装饰,也是帝十三喜欢的风格,女孩子的脸上悄悄地闪过一点点的羞涩和兴奋,好像是这个简单小巧的地方照顾了她的后半生一样。
马路上走着很多的行人,帝十三听到有人在议论,“嗨,你听说了吗,今年苏宁一中考的非常好,二本升学率接近百分之百。”
另一个人呲之以鼻,“我早就知道了,我还听说了,一中有个女孩子,小小的年纪,就和别的混混在一起,还怀孕了。”
“你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我儿子和我说的。”
帝十三忽然觉得很搞笑,搂着女孩子的手更紧了,仿佛要把她的盈盈一握的小腰给我到自己手中心。
咖啡店茶馆是个好地方,服务员也不会在你进门的时候说欢迎光临,更不会追在你后面说,先生女士,你们需要什么,我帮您。
帝十三径直走在二楼的一个雅间,很小很小的一个雅间,就和小地方的网吧的那种双人间,看小电影的双人间一般大。
女孩以为帝十三不仅仅是要和自己喝茶这么简单,总要有其他的事情发生,但是这么小的地方是不是太有点让人不好意思了?
帝十三要了一壶茶,给她要了一杯咖啡和一个哈根达斯。
其实他是不喜欢吃哈根达斯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女孩子、小孩子、年轻人都喜欢吃这种很难吃的快餐冷饮。
“你不吃饭吗?”女孩子说。
“哦,忘记了,我一般出来是不吃饭的,只喝茶,再点些其他的,不要客气,我喜欢看着你的长发和样子。”
女孩更加不好意思了,其实她心里是有些羡慕帝十三的,说不上是一见钟情,更说不上是刻骨铭心的爱情,反正她就是喜欢这种感觉,喜欢帝十三和她说话的感觉,兴许这是一种有趣的爱情观。
帝十三确实没有其他的进一步的想法,吃晚饭,在女孩诧异的失望下,带着她离开了这家小地方。
……………………………………………
此时的叶熏和家人在一起是很快乐的,他太长的时间没有这么快乐的时刻了,可能是他自己有些抑郁或者消极,总之他很享受现在的日子,有老爸在家,老妹做饭,看着村子里的人热热闹闹,地里种的菜一天天都在生长,生活就这么简单明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叶熏怎么也睡不着,窗外的月光照射进来,他便可以看见外面的景色多么灰暗,睡着了的老妹多么有意思。
第二天早上,他蹲在地上,老妹忽然蹦起来压在他身后,让他感觉老妹也是这么活泼的一个女孩子。
“哥,你在干什么呢,寂寞了是不是?”叶云儿笑嘻嘻的说道,一点也不在乎是不是有过奇怪的叶熏。
“我寂寞什么,又没有女朋友,只有左手。”
朴次,叶云儿笑的前仰后合,“我说我的亲哥哥,你真是寂寞沙洲冷,你这是在挑逗你的妹妹吗?”
“不是,我是在诉说我的苦闷。”
站起身来,叶熏忽然感觉腿有点疼,想着可能是昨晚上着凉了,或者刚才肌肉拉伤了。
这个时候,老爸买菜卖肉回来了,买了叶熏最爱吃的辣条和咸菜,叶熏是喜欢吃这些东西的,虽然在城里人眼里,这都是不卫生的东西,特别是那辣条。
午饭,是面条,拉面,老爸亲自下厨做的拉面,老妹亲自下厨做的菜,他自己亲自下厨切的火腿肠。
小桌子上就三个碗,三爽快,三张嘴,说着自家的快乐事,回忆着儿时愉悦的趣事。
“老叶家的,我用用你家的锄头啊,下午给你送过来。”隔壁老王家的媳妇过来喊了一嗓子。
“好的,你用吧,我现在不用,陪儿子女儿吃饭呢。”
小日子就是这么过,小事情也是这么过。
过了几天,叶熏感觉自己浑身不舒服,也说不上来是那里不舒服,也不好意思和老妹和老爸说,只好自己一个人躺着。
晚上,叶熏的动静惊醒了睡着的老妹和老爸,他们起来,打开灯,看到睁着大眼睛的叶熏,和捂着肚子的手,被子也不被蹬到了其他的地方,没有盖着。
“你怎么了?”老妹瞌睡的说道,“不舒服的话我们去医院。”
“我没事,就是吃坏肚子了感觉。”
第二天,叶熏没有醒来,吓坏了叶云儿。
…………………………………………………………
躺在病床上的叶熏,浑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也不知道把家里人吓成了什么样。
“你醒了,哥。”叶云儿坐在一张椅子上。
“嗯,我这是怎么了?”
“没事,就是发烧了,有些胃部不好,需要营养,看来你是平时不锻炼,还是吃的不好不规律啊。”
“我感觉自己吃的挺不错,就是最近忙了点。”
他想起自己还有不少的课程落下了,这要是病了岂不是又不行不行了吗。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医院,这个病床,他不想被人直视,不想被人当做是一种被看护的生物。
医院里不时的有人呻吟,可能是有人觉得痛苦,不时有护士走过来打针,不时有人拿着东西来看望某人。
叶熏觉着他也快成这些人中的一个成员了。
“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闫俊杰 » 风从云中来-054小病一场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