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许立志离世一周年

立志兄,时间过的真快,你走了已经一年了,至今还记得你写的诗,你在论坛发的帖,在群里说的话,现在都看不到了,我好像也在群里待了一段时间,比你还要短暂,我发现群里老是有人发广告邮件,几乎是每隔几天,QQ邮箱就会看见完全无关乎诗歌有关的内容,全都是买东西的,比如说手表。
手头还有你走了以后,秦晓宇老师在众筹上面出版的诗歌集,名字就是你在去年今天发的最后四个字,新的一天,后来我变把网名改成了新的一天,不过没持续多久,又改回了自己的老网名,烟火,可笑的是我这个QQ,几乎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改变一个,好像是始终找不到一个合乎自己身份的那个。
现在是秋天了,天黑的越来越快了,也越来越长了,白天越来越短暂了,刚到六点半的时候出去了一会,过来就果然黑了下来,风在这个季节的北方,刮的也猛烈了,想想你在南方是不是没有见过我们山西的特有产品,比如说刀削面和饸饹,我们晋城其实吃刀削面的很少,吃饸饹的很多,不过我们这边都习惯上叫河洛。
南方的水养人,据说是因为南方的水质比北方的水要更温和一些,在这边,即使是夏天的时候,有的地方有些河流,跳下去依旧冷得刺骨,你们那里的水乡一定是体会不到的吧,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会有人帮我把屋子收拾好,未完的诗会有人替我写完,好在我们这儿闹市区,也修建了一个环形天桥,我也期待的很,站在上面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前段时间,我们村有两位老人去世了,就住在我们家旁边,也说不上是邻居,因为不是挨着的,我清晰的记得老人活着的时候,常说,我这没人管的,死了也就死了,倒是另外一个老人,以前是我们村的一把手,当然那时候我还远远没有出生,很和蔼的一个人,背影萧索,让我想起了我的姥爷,也去世七年了。
以前是没有这种感觉的,时间过的真快啊,一天一天的没啥感觉就过去了,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么离去,是多么让人伤感,昨日还在自己家门口吃饭,第二日就卧床不起,没多久就离世了,开始感慨生命是多么脆弱,好比说我现在工作的单位,晚上的时候还见人好好的,身强力壮的,第二日同事们就说出事了,得了了不得的病,我们还专门进行了募捐,也去医院看望了。
只可惜去年没去看你,至今也没去你的坟前去上一束花,你不要怪我,我其实很想知道有没有其他人也和我一样,这一年来,偶尔也能想起你,或者说,想起在某一年的某一短时间内,去你的家乡看看,那里的风景有多美,那里的山是不是也和这儿的一样高俊和可敬,还有没有落下的的诗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你去了,我们还在,虽然我写的水平很差,也好久不写了,其实是我不敢写,因为啊,每当想起你们写的如此可敬,都走了,我就害怕,是我太胆怯了吧,他们都笑话我,笑我不够活灵活现,笑我不够八面玲珑,其实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些现在能够做好的事情,我没那么大野心,也不期望那么高,只愿我可以有一技之长,有一个衷心的兴趣爱好,既能养活了自己和家人,也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聊以解闷,就够了。
我是不是小资了?你说呢…
生活很残酷啊,但是我想,你简单,世界就简单了,你复杂,世界就复杂了,想得太多,就忧虑的多,何必呢,你说是不是。
我现在相信,人性本善,尽心尽力,没有谁是专门针对你的,放心大胆的去做,一定可以看到曙光。

——————闫俊杰,2015.10.1,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闫俊杰 » 写在许立志离世一周年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