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阳光似乎在以往的数九天里算是意外的暖和了,中午坐在院子里,板凳上,比在屋子里围在炉子旁边都温暖,也许是我浑身发冷,别人都浑身冒热力。
2016年都过去了两天,今天才在平客老师滴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了几个人的短文,看到了下面写有群公告的字样,翻开我的微信,豁然是没有群公告的,原来是微信版本低,不显示,于是下载了新的版本,看见了群作业。
其中我看见昵称叫鱼儿的,是客运东站滴,莫名的喜感涌上心头,仿佛是在遥远的异国他乡遇到了老乡一般,虽然彼此并不认识,虽然都是晋运公司的职工。
2015年过去了,这一年依旧买了不少的书,也包括董哥送的签名版书,也买了不少的金笔,永生啊、英雄啊、派克、白金、百乐、写乐、施耐德、凌美,太多了,这么多笔,这么多书,写了七年的文章,还是老样子,不疼不痒,我是专门在浮华的门面里瞎转悠的。
阅读,写作,依旧是我最浓厚的兴趣,看别人细说风华,看到师兄们和学姐们都在作协,我却不在,好像是我挺势利,盲目追利,又听到老师说其实你的写作水平还不错,比有些人要好,为何我身在墙外?他们却墙内荡秋千呢?
难道说,企业真的像机关,里面要讲究政治?机关单位真的像企业,里面要讲究利润?
2016年,我的路,不在脚下,在字里行间,还在被子里窝着,等春天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闫俊杰 »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